樱桃tv视频app

() 今年的情人节,玛卡是和维莉一起度过的。

好吧,确切来说,这一天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维莉的血液样本待在一块儿的。至于维莉本人,他却基本没有闲暇跑去打搅了。

这一次,对维莉的检查出乎意料地顺利。昨天经过了一番针对那所谓“诅咒”的检测之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血液的异常其中蕴含着一种极其隐秘的魔力波动。

若不是他这次有心去细细感应的话,即便是以他对魔力波动的敏感程度,也很难察觉得到。

不管怎么说,能这么快就找到关键所在总是好的。由于这一发现,玛卡才有了更具针对性的研究方向,而维莉距离摆脱这个家族遗传“诅咒”也因此扎扎实实地迈出了第一步。

眼下已经是黄昏了,可玛卡却仍在维莉父亲提供的研究室内专心致志地进行着分析。通过各种魔法检验试剂和魔咒辅助得出的血液样本检查表就放在他的手边,而他面前的一大叠草稿纸上,早已被写满了各种符号与数据。

这说起来或许和麻瓜医院的血检颇有相似之处,可实际上,只对血液样本进行魔力反应分析的检测过程却要更加令人费解得多。

其实这也是当然的,毕竟魔法通常都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光从物理检测上是发现不了什么异样的。

这会儿,试管中的血液样本早已变成了一种散发着各色荧光颗粒的奇特粘稠状物质。其中每一种色彩颗粒均对应着一项针对性的试剂检测,光是那杂乱的魔力波动,怕是连目前最先进的炼金术仪器都未必能够完解析出来。

可玛卡却依靠他自身的能力,将对魔力波动的感应精细化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要是离得远了,或许他还比不上那些个炼金道具,可近距离却能让他的能力发挥到极致,用于研究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但是即便如此,想要研究出这种只在血液中有所体现的“血脉诅咒”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光靠数据却是无法得出有价值的结论的。

“……起初我还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这玩意儿似乎和蛊惑之碑、还有那面古代魔镜都并没有什么联系啊?”

甜美酒窝美女古灵精怪私房写真集

他坐在研究室中间的桌子前,用羽毛笔的笔尖在草稿纸上轻轻地点着,带着些血丝的双眼中深邃隐现。

事实上,当他刚一感应到那股血液中的隐秘波动时,那种似曾相识感就变得异常地强烈。当时的他几乎就肯定地作出了一个猜想这种诅咒应该就和蛊惑之碑、以及那古代魔镜有着某些为人所不知的关联。

是的,再回头一想,三者均是能够引发可怕灾难的东西,这就给予了又一道有力的侧面证据。

可待他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进行对照验证之后,却又无奈地发现了一个事实三者似乎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联系,从魔法性质到表现出来的效用,只能说是看似有着类同之处,实则却是截然不同。

“这是在浪费时间吗?”

玛卡将手里的羽毛笔往墨水瓶里一扔,整个人都用力靠在了带软垫的椅背上,捏着额头缓解了一下疲惫感。

事实上,他对蛊惑之碑、以及那面古代魔镜都已经有过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前者所表现出来的,是对灵魂的依附以及侵蚀影响,最后的目的则是彻底掌控灵魂;而后者,却是干干脆脆的吸扯与鲸吞,从头到尾都摆出了一副穷凶极恶的饕餮之姿。

至于维莉身上的这种血脉诅咒,就上回在地底下发挥出来的效果来看,似乎是影响他人神智的某种作用。非得有个比较的话,比起那蛊惑之碑和古镜来,与混淆咒的相似程度或许还要更高一些。

当然,就强度和范围而言,两者可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难怪布洛瓦先生要找人替维莉进行血脉改造,”玛卡随手拿起旁边的检测表,轻轻地抖了抖,发出了一声哗啦轻响,“不过在找到真正原因之前,光靠血脉改造可未必能得到一个肯定有效的结果啊……”

哪怕一名巫师的血脉改造技术再强,那进行改造的过程也一样会蕴含着各种不可预期的危险,这本就是一项风险与机遇并存的魔法研究。在现代魔法界,改造生物血脉早已被国际巫师联合会明令禁止,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

在历史上,梅林便是一位极为著名的血脉改造大师,可他那光辉的一生当中,不也因为多次的改造失败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污点吗?

在维莉身上进行血脉改造,玛卡可不敢冒着风险来,对他来说,这和当初在八眼巨蛛阿拉戈克身上动手完就是两回事。

即便是玛卡,在伦理观念上或许没太高的底线,可在与维莉相识相知的情感上,却有着足够的理由让他万般谨慎。

他又多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绕过几张摆满了试管、烧瓶和坩埚的实验桌,往门口缓缓行去。

经过了一段长时间的研究,没有多少突破性进展的他决定出

去散个步,将已然被大量数据和理论给固化了的思维重新清理一下。

当他推开实验室的大门,一片耀眼的夕阳便自对面走廊上的窗洞外笼罩了他的身,使他紧绷着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下来。

“麦克莱恩先生,您出来了?需要先用些点心和茶水吗?”

是的,维莉的父亲将玛卡照顾得极其周到,甚至还为他专门配备了两名女仆,已经可以说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程度了。其实要不是玛卡婉拒了一次,布洛瓦先生想要配给他的人手可还要比这多上一倍。

“不,不用了。”玛卡朝那站在门边的其中一位女仆笑着摇了摇头,“我都说了,你们没必要一直站在这里待命的,进去坐会儿不好吗?”

“不,这怎么能行。”对方立刻认真地道,“家主吩咐过了,在您进行研究的时候,谁都不能打扰到您就连家主他自己也一样,我们的任务本就是为了替您拦下一切干扰因素,又怎么能自己犯错误呢?”

“其实我的抗干扰能力一直都不错,”玛卡笑着摆了摆手,“行吧!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就不为难你们了……现在,带我去你们家小姐那里吧!顺便途中还可以散个步。”

“好的,先生。”那两名女仆顿时异口同声地应道。

布洛瓦堡的这处实验室整体空间可不小,刚才玛卡待的地方不过是其中的一间罢了。而这处实验室,正位于布洛瓦堡南面的最内侧,从走廊出来便是城堡中央的大广场,此时临近日落,夕阳显得格外地灿烂。

而维莉所居住的那处塔楼,就位于斜对面的广场另一侧,距离并没有多远。呃……我的意思是说要是不计算广场的宽度的话。

作为一处由四面的建筑群所组成的城堡,位于中央的城堡广场那是出奇地宽阔,是拿这儿当作一处魁地奇赛场都会嫌大的那种。

玛卡在后面踱着步子漫步在空旷的广场上,沐浴着微带暖意的夕晖,不由得便感觉到了好一阵的惬意。他便散着步,跟着带路的女仆晃晃悠悠地走到了维莉的塔楼下。

“麦克莱恩先生,请问您是来找小姐的吗?”

还没进塔楼底层的大门,玛卡就被一名看门的守卫给叫住了。

“没错,”玛卡顿住脚步,想了想道,“是维莉她没在这儿吗?”

对方闻言,当即便点了下头:“是的,小姐去了温室那边,如果先生想要找她的话,可以去那儿看一看。”

“温室?”玛卡疑惑道,“我记得,几年前我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温室吧?”

正如他所留意到的那样,过去的布洛瓦堡可没有温室,那是去年布洛瓦先生应自家女儿的爱好需要改造出来的。

“哦,是的,”那守卫答道,“就在去年才刚建成的。”

“先生,如果要去温室的话,请走这边”玛卡身边的女仆反应很快,在发现玛卡多半要过去之后便立即轻声道。

“嗯,麻烦带一下路。”

在冲那守卫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他便又在女仆的带领下往广场的东南方向行去。

温室自然是很好辨认的,没多久,玛卡就已经远远瞧见了一处由透明隔板构成的弧形大棚,里头那是一片郁郁葱葱,从外面就能看到。

而就在那处温室的中段,一个小小身影披散着银白色的长发,站在桌边似乎正在为几株植物换盆。她手里拿着一柄小铲子,熟练地翻动着泥土,虽然侧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可玛卡却能感觉得到她的兴致似乎很是高昂。

说起来,玛卡在自家住下这件事,貌似令她感到相当高兴。从小就没有朋友陪伴的她,现在却有了玛卡,这种踏实安心的感觉是她至今为止都鲜有体会到的。

“维莉?”

玛卡推开温室的大门,顺势就开口喊了一声。